国际贸易仲裁与诉讼

经典诉讼案例——起诉芝加哥第一国民银行

发布日期:2010-07-16

  1994年北京环中律师事务所接受中国一家公司的委托以芝加哥第一国民银行为被告在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 案情介绍

  1994年3月17日,原告(买方)与被告(卖方)签订了一份买卖胶合板的合同,合同总金额为:526,378美元。合同规定:
  1、 无追索地买卖具有合同第二条所列文件规定的规格的胶合板;
  2、 被告应向原告提供下列证明货权和文件
商业发票、清洁提单、装箱单/重量单、由美国胶合板联合会出具的正本和副本检验证
书、原产地证书、装船通知。
3、 原、被告双方同意被告收到货款、原告收到货物即构成一笔终结的货物买卖交易。

同日,原、被告双方就上述合同的未尽事宜订立了一份补充协议,并约定补充协议与合
同具有同等效力。该补充协议规定:
1、 合同和补充协议管辖法律为中国法律;
2、 被告协助原告通过路易斯安娜-太平洋公司(胶合板的供应商)开出原告需要的发票;
3、 合同项下货物如未通过深圳海关动植检验,原告保留向被告追索的权益。
4、 根据合同第一条的规定,被告所交货物必须具备第二条所列文件中所规定的规格,而这些文件均规定被告所交的货物应符合美国胶合板联合会的标准。

合同签订后,原告自付运费将货物从上海港运到深圳蛇口港,1994年4月13日货物在
港口卸完。由于建筑板材(含胶合板)系法定检验产品,原告报请中国商检局对合同货物进行检验。同年5月20日,深圳商检验局对此批货物出具了检验证书,结论为:上述货物经抽样检验缺陷占检验数的43.33%,严重影响产品使用,根据美国PSI-83APA(美国胶合板联合会)标准,判定此批货物不合格,不合格系供货方产品本身的质量问题造成。
不仅如此,深圳商检验局于5月18日针对此笔胶合板出具了《关于对深圳市建材公司从美国进口的胶合板不准使用的通知》,通知郑重宣布:"你公司1994年4月从芝加哥第一国民银行购入的23/32"X48"X96"胶合板,经我局到卸货码头及你公司仓库检验发现有严重质量问题,该批货物在未善处理前,不准销售和使用。"
原告根据货物的现状及合同第一条有关货物质量的规定,向被告提出索赔请求,但被告均以货物已无追索地卖给了原告而拒绝就索赔问题进行协商,并将所有的责任均以同样的理由推到原告一方。

据此,原告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 律师代理思路

本案对原告是极为困难的,因为买卖双方在合同中已明确约定了互不追索的条款。不
仅如此,在国际贸易惯例上也存在"依现状"进行的买卖,买卖双方不能再就质量问题提出异议。因此,如果仅凭合同规定打质量官司,原告胜诉机会是极小的。
受委托后,我们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包括向美国APA进行书面咨询。经调
查发现此笔货物系由深圳另外一家公司购进的,该公司曾向其上家卖方及被告多次提出质量异议,且以单据存在不符点为理由拒付了货款。由于被告已向原来的卖方(信用证受益人)付款,被告以卖方的身份出售此批货物。不仅如此,我们还挖掘到一些有关上笔交易的资料。
经过仔细研究和分析,我们认为被告在向原告出售此批货物的过程中,具有欺诈的行为。在存在欺诈的情况下,原告的意思是不真实的,所签合同条款极不公平。但是我们深知,被告是著名银行,指挥它实施欺诈是十分困难的,因此指控的证据必须扎实和全面。大致的思路如下:
1、 依靠合同本身的规定,找出对我方有利的规定;
2、 全面介绍本案的案情,对交易的背景及交易的经过作仔细的论述;
3、 全面论述被告与前手买方的交易经过及交涉经过,以证明被告对原告隐瞒有关事实的行为;
4、 主张合同的签订并非当事人的真实的意思表示,原告是在被告欺骗性的误导下签订的合同,双方所签订的合同无效。

※ 律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合议庭审判员:

我们受深圳市建材公司(本案原告)的委托,担任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现就本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 被告在履行胶合板销售合同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诈欺行为;

被告在签订本案项下的买卖合同中,故意隐瞒货物存在缺陷的事实。
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第一条明文规定,双方所买卖的胶合板(下称货物)应
具有合同第二条所列举文件载明的规格。第二条要求所列的文件有商业发票、清洁提单、装箱单、重量单、美国胶合板联合会(下称APA)签发的检验证书、原产地证书及装通知书,这些文件均明确地表明货物应该符合美国APA标准。不仅如此,被告一直向原告表示其所出售的货物是符合美国APA标准的,直到本案开庭审理,均坚持这一观点。原告也正基于对被告的信赖,才与被告签订了买卖合同。

(一) 被告所交付的货物究竟是否符合APA标准

1、 深圳商检验局出具的检验报告明确地表明,被告所发运的货物存在严重的品质问题,且不符合美国APA的标准,不合格系供货方本身的质量问题所致。深圳商检还出具了不准使用该批货物的通知。
2、 本案项下货物的首家买主深圳市食品饮料工业进出口公司(下称深圳食品)在货到中国上海后,通知其用户派技术人员到上海实地检查,该用户到上海进行了检验后,于1993年1月29日向深圳食品出具了货物质量存在严重问题的函,且具体介绍了货物的缺陷(见证据一)。必须提请注意的是,原、被告双方的合同是在1994年3月17日,即在货物被发现存质量问题后,因被告欺骗性地宣称货物符合美国APA标准而签订的。

(二) 被告在向原告出售本案项下的货物前是否知道此批货物存在质量问题

被告在与原告接触之前,已知本案项下的货物存在质量纠纷
1、 在1993年1月17日美路易斯-太平洋公司(下称供应商)致被告北京办事处的函中,在供应商和深圳食品的纠纷时曾谈到:"…在本笔交易中,用户很明显地对此批货物的质量和产地有怀疑…"(见证据二)
2、 在同一天供应商致美国APA东京分部的函中,供应商谈到:...芝加哥第一国民银行北京和香港的代表已研究过这一问题,发现问题出自用户怀疑本批胶合板不是合同项下的货物..."(见证据三)
3、 本案被告在处理供应商和深圳食品有关货物的单据不符点和货物的质量索赔问题中系以代理人身份出现,并已于1994年1月13日(与原告签订凳前两个多月)获得了供应商的授权委托书(见证据四)。根据这一委托,被告与深圳食吕开始了谈判(见证据五)。
4、 被告在其签辩书中宣称,1993年10月10日被告收到的供应商提交的信用所列的单证(原告注:指议付单证,其中证明发货的提单和质量的证书是最重要的),而从被告提供的议付单证中的检验证书来看,该检验证书的时间为1993年11月10日。请问:10月份议付的单证中怎么可能出现11月份出具的检验证书?
买卖合同中规定的检验证书应当是装运前在装运港进行检验后出具,而被告的所谓证书
并不是在装运前出具的,那么这批货物的质量怎么可以说是符合APA标准?其依据是什么?原告为慎重起见,对被告提拱的所谓APA的检验证书特致函美国APA对被告是否进行检验进行了调查,从其答复可看出,在装运前此批货物并未进行检验(见证据六)。
必须强调的是,供应商和深圳食品的纠纷系关于货物的单据和质量问题。不仅如此,供应商在与深圳食品的磋商中,已明确提出可以降价,只是最后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见证据七)。这些证据表明,被告对于本案项下胶合板的质量问题,至少是胶合的质量纠纷是十分清楚的。
原告认为,被告明知货物存在质量问题,明知存在质量纠纷,但却在签约前不向原告披露,相反向原告明确表示物符合美国APA标准,所有关于货物的单据也表明货物符合APA标准。原告的这种行为已构成欺诈行为。

(三) 原告在和被告签约前、签约时是否知道货物的质量问题

1、 被告在其答辩书中,强调原告是在明知货物存在质量问题的前提下购买此批货物的,但却未能提出相应的证据。被告主张货物已降价近10万美元。原告认为这根本就不是事实,本案项下的货物根本就未降价。由于原告已替被告垫付了运费、仓储费、海关费用、结算方式变更的折扣(改为先付款后给证,等于给被告融资)及散包打包费,因而双方谈定在货款中予以扣减(见证据八)。然被告却当庭不顾事实地宣称,上述费用是由被告支信的,被告必须对此举证。
2、 被告在其答辩中主张,原告曾派专业人员到上海验货,这根本就不是事实。如果双方确已验货,被告有何证据?事实是,原告派到上海的人员主要是去办理由上海到深圳的转关业务,所派XXX先生也不是建材方的专家或经验人士。本案项下的转关业是建国以来较 大的一笔业务,上海关和深圳关对此都十分清楚。原告也的确在上海看过货,而当时的目的是查看窨是否有胶合板,完全是出于交易的谨慎。
3、 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完全是相信被告(作为世界著名银行)和被告就货物质量的陈述,以及被告所提交的标明货物符合美国APA标准的文件。
4、 综上所述,被告在本案项下的交易中,对原告实施了诈欺,事实表楚,证据确凿,因而原、被告所签的合同无效,被告必须对此承担完全的责任。

二、 被告所主张的原告已放弃了追索的权利是不成立的,原告根本就未放弃索赔和追索的权利

被告上述主张的依据是合同的第二条规定中所使用的"不追索"的字眼,而原告认为合同的这一规定并不当然地表明原告不予追索了。双方在合同中的规定明确地表明:买方不追索地购买符合合同第二条所列文件中载明的规格的胶合板。这一规定表明,买方对卖方不追索的前提条件是货物符合第二条所列文件所载明的规格,具体说就是要符合美国APA的标准。也就是说,如果该批物符合APA标准,那么买方(即原告)就对卖方(即被告)无追索权;反之,则相反,原告就可以向被告追索。
在本案项下,目的口岸深圳市商检局的检验明确结论,被告的货物不符合APA的标准,系供货方本身的质量问题所致。这样,原告因货物质量问题对被告索赔就是完全符合合同规定的,也是合理的,与国际贸易习惯做法是吻合的。
根据中国的有关商检法律的规定,本案项下的货物是法定检验产品。原告对此是清楚的,被告对此也是清楚的,被告当庭提供的一份双方并未签字的纪要就可以说明这一点。根据合同第三条的规定和合同补充协议第一条的规定,本合同的管辖法律为中国法,双方履行合同、解释合同均不得违反中国的法律。被告的所谓原告绝对不可再对其进行的主张既不符合合同规定,也与中国的法律规定相违背。
被告所交货物是否合格的依据是美国APA的标准,中国商检验对本案项下的货物进行检验的依据也是合同中约定APA标准。被告所交的货物如果符合APA标准,就理所应当能通过法定商检。原告也是基于对被告的信赖才签订本案项下的合同。合同虽未对货物是否要进行商检,商检不合格时能否对被告进行索赔或条取其他法律救济进行规定,但中国强制性的法律规定应对本合同适用。因而,原告依据中国商检法的规定,根据商检结果对被告进行索赔合乎中国的法律规定,与合同的规定也吻合。
综上所述,被告在签约前和签约时就货物的质量作了虚假说明,对原告隐瞒了货物的真实情况,原告在被告诈欺下所签的合同无效,被告应对此承担完全的责任。不仅如此,被告的所谓依据合同规定原告丧失了索赔权和主张不能成立。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使国际贸易中的诚实信用和公平交易原则得到体现,原告坚持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请求合议依法判决,准如所请。
1995年5月10日

※ 本案判决结果

1995年11月1日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节录)

本院认为:深圳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的检验结论是合法有效的。被告在与原告签订胶合板买卖合同时隐瞒了胶合板的认定。被告的行为违背了民事活动应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已构成欺诈,合同无效。补充协议约定,买卖合同和补充协议管辖法律为中国法律,该条款有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 原、被告签订的胶合板买卖合同和补充协议无效;
二、 被告向原告返回货款美元526,378.00元并支付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美元贷款利率自1993年3月17日起算),原告将合同标的物退回被告。
三、 被告赔偿原告因合同无效而造成的损失人民币1,126,305.25元。
本案案件受理费美元10274元由被告负担。原告已预交该受理费,被告所负之数经付
原告。
上述款项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天内付清,逾期则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二份,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5年11月1日


  后被告不服该判决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开庭前,原、被告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由被告支付一定数额的赔偿费结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