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仲裁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也大都会对举证责任作出相关规定。司法实践一般认为,举证责任的分配属于仲裁庭的实体审理权限,通常不受人民法院的司法监督。

       在司法实践中,裁决超出仲裁请求范围通常会使得裁决被法院撤销。反之,如果裁决遗漏了当事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则是否构成撤裁事由?如构成,则属于何种撤裁事由?本文结合相关案例对相关问题进行简要分析和探讨。

       根据《仲裁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仲裁协议应当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否则,仲裁协议应为无效,进而可能会产生撤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等后果。实践中,影响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的因素很多,如欠缺行为能力、意思表示不真实等。

       在商业实践中,合伙企业的实际出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想对外显名,因此会希望让他人作为名义合伙人代持合伙份额,并与名义股东签订合伙份额代持协议。如果代持协议中约定了仲裁条款,那么实际出资人能否通过仲裁向合伙企业主张权利?换言之,该等仲裁条款是否对合伙企业具有约束力?本文将结合相关案例对此问题进行简要分析和探讨。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给公司造成损失的,股东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问题在于,仲裁在股东代表诉讼中有无适用的可能,如果公司与第三方之间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股东提起代表诉讼时是否应受该仲裁协议的约束?

       2017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7]22号),自2018年1月1日施行。本文分享的案例是该规定施行后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最新案例,主要涉及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管辖法院的确定以及仲裁司法审查中管辖权异议裁定的上诉问题。详情请见下文!

       一般认为,仲裁协议异议包含两种实践形式,一是对仲裁协议是否存在的异议,二是对仲裁协议是否有效的异议,我国《仲裁法》仅就后者作出了规定。这种规范的缺失和不明确导致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在认定关于仲裁协议是否存在的异议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审理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案件的审查范围时,存在不同的观点。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至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12月31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ICSID附加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40件;在近10年中,ICSID还管理了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提起的投资争议案件64起[ii]。可以说,ICSID处理了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2017年,ICSID管理的投资条约仲裁案件仍呈持续增长趋势。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最近公开批评了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制度(“ISDS”),但这也未挡得住ICSID案件数量的持续增长趋势。

       对于关注投资仲裁的律师和学者们来说,2018年是值得期待的一年,因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案件都将有望迎来新的进展。具有历史意义的尤科斯案仍在继续推进;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在瑞典籍投资者Micula兄弟诉罗马尼亚案中或将考虑欧盟国家间双边投资条约的问题;ICSID仲裁庭将在加拿大一家石油公司(Niko Resources)诉孟加拉国两个国资公司(Bapex and Petrobangla)案中对当事人关于贿赂的主张发表意见;更多关于“太阳能案件”(solar cases)的决定将在以西班牙为申请人的案件中陆续产生……在今后的几年中,国际投资仲裁领域或将呈现一派新景象。

       《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分别对撤销纯国内仲裁裁决和涉外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进行了规定,但该等规定是否同等适用于仲裁调解书则并未明确。同时,根据《仲裁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调解书和裁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那么,在仲裁调解书出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所列情形时,当事人能否申请法院撤销?

  共 44 页 438 条记录  93 ...[5] [6] [7] [8] [9[10] [11] [12] [1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