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至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12月31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ICSID附加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40件;在近10年中,ICSID还管理了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提起的投资争议案件64起[ii]。可以说,ICSID处理了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2017年,ICSID管理的投资条约仲裁案件仍呈持续增长趋势。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最近公开批评了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制度(“ISDS”),但这也未挡得住ICSID案件数量的持续增长趋势。

       对于关注投资仲裁的律师和学者们来说,2018年是值得期待的一年,因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案件都将有望迎来新的进展。具有历史意义的尤科斯案仍在继续推进;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在瑞典籍投资者Micula兄弟诉罗马尼亚案中或将考虑欧盟国家间双边投资条约的问题;ICSID仲裁庭将在加拿大一家石油公司(Niko Resources)诉孟加拉国两个国资公司(Bapex and Petrobangla)案中对当事人关于贿赂的主张发表意见;更多关于“太阳能案件”(solar cases)的决定将在以西班牙为申请人的案件中陆续产生……在今后的几年中,国际投资仲裁领域或将呈现一派新景象。

       《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分别对撤销纯国内仲裁裁决和涉外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进行了规定,但该等规定是否同等适用于仲裁调解书则并未明确。同时,根据《仲裁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调解书和裁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那么,在仲裁调解书出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所列情形时,当事人能否申请法院撤销?

       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一方当事人在仲裁中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将该裁决予以撤销。但无论是《仲裁法》还是《仲裁法司法解释》均未对“隐瞒证据”的具体认定标准做出规定或者指引。规则的缺失导致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对“隐瞒证据”的判定存在一定的争议。本案中,人民法院最终以“仲裁庭并未要求圣尼斯公司就相关问题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为由否定了申请人有关“隐瞒证据”的主张。

       本案涉及的裁决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浙江分会成立之后作出的第一份裁决。本案的核心问题是,对于贸仲内地分会/仲裁中心做出的裁决,当事人申请撤销裁决的,应当向该分会/仲裁中心所在地的法院申请,还是向贸仲北京总部的法院申请?详情请见下文!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止到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6月30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根据《ICSID附件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09个,处理了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ICSID公约》和《ICSID附件便利规则》在程序设计、公开审理、仲裁员名册、仲裁地、仲裁庭管辖权和仲裁程序的透明度等许多方面代表着国际最先进的实践做法。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止到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6月30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根据《ICSID附件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09个,处理了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ICSID公约》和《ICSID附件便利规则》在程序设计、公开审理、仲裁员名册、仲裁地、仲裁庭管辖权和仲裁程序的透明度等许多方面代表着国际最先进的实践做法。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止到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6月30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根据《ICSID附件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09个,处理了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ICSID公约》和《ICSID附件便利规则》在程序设计、公开审理、仲裁员名册、仲裁地、仲裁庭管辖权和仲裁程序的透明度等许多方面代表着国际最先进的实践做法。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依据1965年关于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简称《ICSID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设立,截止到2017年底,《ICSID公约》共有153个缔约国,另有9个签署国。自1971年受理第一个案件开始,截至2017年6月30日,ICSID受理了根据《ICSID公约》和根据《ICSID附件便利规则》提起的投资仲裁案件共609个,处理了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的投资仲裁案件。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ICSID公约》和《ICSID附件便利规则》在程序设计、公开审理、仲裁员名册、仲裁地、仲裁庭管辖权和仲裁程序的透明度等许多方面代表着国际最先进的实践做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那么,如果发包人与承包人(即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达成了有效的仲裁条款,实际施工人根据该款的规定向发包人主张权利时,是否受该等仲裁条款的约束呢?

  共 41 页 401 条记录  93 ...[2] [3] [4] [5] [6[7] [8] [9] [10]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