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仲裁协议从本质上来看,仍然属于协议的一种,当然,这种协议具有较强的特殊性,但仲裁协议的订立仍可能受到合同缔结规则的约束。当事人缔结仲裁协议即是在实施一项法律行为,该协议应是各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自由的结果,否则,仲裁协议就可能存在效力瑕疵。不同于《民法总则》规定的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撤销协议,根据《仲裁法》的相关规定以及商事仲裁实践和理论,胁迫作为影响仲裁协议实体有效性的因素之一,将而导致仲裁协议无效。

       基于城镇化需要或其他原因,政府有时候需要将自然人或法人的土地使用权、房屋或其他财产征收,并依法给予补偿,此时政府与该等自然人或法人通常会达成一份征收补偿协议。那么,在该等协议签订之后,因该等争议的履行而产生的争议是否具有可仲裁性呢?本文拟结合相关司法案例,对此问题进行简要分析和探讨。

       重新仲裁是仲裁庭纠正裁决瑕疵的一项自我救济措施,相较于撤销仲裁裁决,重新仲裁在维护仲裁的终局性、节约仲裁资源及高效解决纠纷方面具有优势。审理撤裁案件的法院认为可以由仲裁庭重新仲裁的,根据《仲裁法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将重新仲裁的具体理由通知仲裁庭。一般认为,人民法院通知的理由基本上就是重新仲裁时的审理范围,那么,问题在于,仲裁庭是否可以就申请人于人民法院通知理由之外提出的理由或异议进行审理?

       将是否明确约定仲裁机构作为判断仲裁协议有效性的依据是内地仲裁制度的一项特殊安排。但如何判断是否明确约定了仲裁机构,从司法实践情况来看,本身是存在一定争议的,在一定程度上属于法官自由裁量的范围。但一旦人民法院认定没有约定仲裁机构,仲裁协议无效,则仲裁庭所作裁决即应被撤销。

       9月16日,由中国国际商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国际商会(ICC)共同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商事仲裁高级别对话会在北京京都信苑饭店召开。环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雪华律师受邀出席,并参加了以“争议解决方式、规则和机构选择”为主题的专题讨论。在专题讨论中,王雪华律师做了题为“仲裁规则v. 仲裁协议:以当事人意思自治为中心”的发言,环中仲裁团队对该发言内容进行了整理,本文为第二部分。

       9月16日,由中国国际商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国际商会(ICC)共同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商事仲裁高级别对话会在北京京都信苑饭店召开。环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雪华律师受邀出席,并参加了以“争议解决方式、规则和机构选择”为主题的专题讨论。在专题讨论中,王雪华律师做了题为“仲裁规则v. 仲裁协议:以当事人意思自治为中心”的发言,环中仲裁团队对该发言内容进行了整理,本文为第一部分。

       仲裁员参加庭审是仲裁员对案件作出认定、裁决的前提和基础。也正因此,仲裁员必须自始至终地参与仲裁案件的审理,包括庭审、评议和裁决。如果仲裁员无法参加仲裁审理活动,根据《仲裁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需要重新选定或指定仲裁员。进一步,如果仲裁庭在未重新选定或指定仲裁员的情形下继续推进仲裁程序的,仲裁庭的组成可能违反法定程序,所作裁决存在被撤销的可能。

       在仲裁实践中,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没有超出当事人之间仲裁协议的范围,但超出了仲裁申请人提出的仲裁请求的范围。在此种情况下,仲裁被申请人可否申请撤销仲裁仲裁?如果可以,以何种法定事由申请撤裁?对此,本文拟结合相关司法案例,对相关问题进行简要分析和探讨。

       虽然《仲裁法》就证据制度进行了一定的规定,但相较于《民事诉讼法》《民诉司法解释》及《民事诉讼证据规定》有关民事诉讼证据制度的规定而言,不可谓不“简陋”。这也导致仲裁实践(包括人民法院的司法监督)中,无论是仲裁员还是法院均存在或多或少地援引民事诉讼证据制度相关规定的情形,这也是“仲裁诉讼化”趋势的表现之一。但仲裁证据制度与诉讼证据制度之间的差别是显著的,为去“仲裁诉讼化”,确有必要制定独立的仲裁证据制度。

       《仲裁法》第七十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共同构成我国法律对涉外仲裁裁决法定撤销事由的规定。本案中,当事人以仲裁庭准据法确定错误为由提出撤裁申请,法院以不属于撤销涉外裁决的法定事由为依据对该项撤裁理由不予审查。详情请见下文!

  共 32 页 318 条记录 [1[2] [3] [4] [5] [6] [7] [8] [9]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