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本案中,案件所涉合同当事人之一为国有独资公司,但在仲裁期间直至法院作出本案裁定时,该公司仍出于吊销状态。国资委作为国有独资公司投资人,依据涉案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提起仲裁,仲裁委员会受理案件并作出裁决。撤裁申请人认为,国资委并非合同当事人,其与包括撤裁申请人在内的当事人之间没有仲裁协议,进而请求法院撤销仲裁裁决。

       本案中,夫妻双方共同作为买方与卖方签署房屋购买协议。买卖双方发生争议后,夫妻中一方作为申请人以卖方为被申请人提起仲裁,请求交付房屋以及支付违约金等。仲裁庭支持了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裁决作出后,仲裁被申请人以仲裁庭遗漏当事人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为由申请撤裁。

       本案中,涉案仲裁条款约定了一个曾经存在的仲裁机构“工商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当事人在裁决作出后以仲裁协议无效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法院认定,该仲裁机构与《仲裁法》实施后设立的仲裁委员会并非承继的关系,二者设立依据和规则均不同。进而认定约定的仲裁机构不存在,仲裁协议无效,并撤销了涉案仲裁裁决。

       2018年4月8日,《国际仲裁取证规则草案》发布,也称“布拉格规则”。不同于IBA取证规则,布拉格规则据称采取了一种纠问式的模式(follow an inquisitorial approach),旨在使仲裁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布拉格规则的发布引起世界范围内仲裁界人士的广泛讨论。Michal Kocur律师发表的一篇题为“Why Civil Law Lawyers Do Not Need the Prague Rules”的文章针对布拉格规则的主要特点进行了批判性的评论。虽然该文言辞犀利,但不乏客观理性的分析。环中仲裁团队对该文进行了编译,以供大家讨论。

       为保证仲裁机构以及裁决的公信力,仲裁机构对于仲裁裁决的签发均设置了较为严格的规范程序。本案所涉仲裁案件,根据仲裁机构的内部程序,仲裁裁决签发前应先签发裁决书的制发批准单。但是,本案裁决书的签署时间早于制发批准单的签署时间,申请人认为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应当被撤销。除此之外,本案还涉及撤销仲裁裁决案件的审理程序问题、法定程序的认定问题。

       从当事人提出仲裁申请到仲裁庭组庭完毕,可能需要几周甚至数月的时间。在这一过程中,影响案件裁决结果的重要证据可能会灭失,当事人的财产也可能会被转移,这些情形往往会给当事人带来难以弥补(irreparable)的损害。因此许多国家都规定了在仲裁庭组成之前,当事人有权向法院申请临时措施。相较于法院程序,近些年出现的紧急仲裁员制度更能迎合商事主体对于争端解决的确定性、高效性、保密性、专业性的要求,但紧急仲裁员制度在实践当中也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紧急仲裁员所作决定的可执行性问题。

       本案中,《预备役141师军官培训楼承包经营合同》除涉及承包经营的一般条款外,还涉及被申请人在申请人处消费的相关内容,但具体约定为被申请人在申请人处住宿、餐饮、办会应享受优先保障及优惠。法院认定,前述合同与双方后续的消费服务合同关系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预备役141师军官培训楼承包经营合同》项下的仲裁条款不能涵盖双方消费服务合同项下的争议,并据此认为,裁决超出仲裁协议范围。本案主要涉及三个问题:第一、超裁的认定问题;第二、超裁裁决的处理问题;第三、超出审限裁决的撤销问题。

       国际仲裁裁决作出后,如果一方申请撤裁,另一方在外国申请执行仲裁裁决,受理执行申请的法院对于是否等待撤裁案件的处理结果,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受该结果的影响,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刑民交叉案件在诉讼中较为常见,在仲裁中较少涉及。而且,无论是仲裁法及其司法解释还是仲裁规则也较少涉及该问题。本案中,主要涉及两个问题,第一、一方当事人被逮捕的情况下,仲裁机构如何送达;第二、案件涉及刑事问题的情况下,仲裁程序是否应当中止。本案法院认为,在仲裁被申请人被逮捕的情况下,仲裁委没有将仲裁文件送达至仲裁被申请人,构成程序违法,进而撤销仲裁裁决。

       目前,荷兰已签订94个双边投资协定(BIT), 并且一直以来均以“投资者友好模式”而闻名。近期,荷兰公布了与非欧盟国家缔结的新版BIT范本草案。该草案中的一些新规定将缩小投资保护范围,并且规定由机构而不是当事方在投资者-国家争端中指定仲裁员。这些重大变革可能为未来这类投资协定向减少投资保护的方向前进铺平道路。

  共 39 页 388 条记录 [1[2] [3] [4] [5] [6] [7] [8] [9]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