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英国的禁诉令是法院应一方当事人的申请,对另一方当事人签发的、阻止其在另一国法院或仲裁庭提起或参加与本国法院或仲裁庭未决的诉求相同或相似的诉讼的一项强制性命令。签发禁诉令的依据一个是判例法,另一个是衡平法。在判例法方面,英国的普通法中有向境外民事主体签发禁诉令的明确规则。在衡平法方面,英国法院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根据衡平法所倡导的“公平”原则向境外民事主体签发禁诉令。法官对是否作出禁诉令具有自由裁量权。

       本案申请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为仲裁庭的组成以及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具体事由分为三项,即仲裁庭裁决超出审限、送达仲裁员名册和仲裁规则超出规定期限、仲裁委员会主任在仲裁员名册之外指定首席仲裁员。本案涉及两个主要问题:第一、仲裁庭超出审限裁决是否违反法定程序;第二、仲裁委员会主任可否在名册之外指定仲裁员。

       本案中,当事人约定的仲裁机构为“北京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申请人请求法院确认仲裁协议有效。本案主要涉及两个问题:第一、约定“北京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是属于约定不明但可以推导出具体仲裁机构,还是属于约定了不存在的仲裁机构?第二、申请人住所地法院是否有权管辖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案件。

       在许多投资条约中,都存在关于“用尽当地救济”(exhaustion of local remedies)的条款——要求投资者在提起投资仲裁前用尽东道国的全部行政和司法上的实质性保护办法。因此,许多投资争议都会经历东道国国内的诉讼程序。在国际法上,国内法院属于行使司法权力的国家机关,一般被视为国家的组成部分。那么,如果东道国法院的判决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投资者能否基于该判决对东道国提起投资仲裁?如果可以,仲裁庭是否会成为凌驾于国家之上的上诉法庭?目前已有案件显示,国内法院的诉讼程序本身可能成为国际仲裁程序的对象。

       2018年3月6日,在斯洛伐克申请撤销Achmea BV v. The Slovak Republic案(PCA Case No. 2008-13)裁决一案中,欧盟法院强势判定荷兰与斯洛伐克BIT中的仲裁条款违反欧盟法。欧盟法院的这份判决不仅可能使欧盟国家间近200份BIT中的仲裁条款面临无效的风险,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2018年投资者-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ISDS)的发展。另一方面,虽然欧盟内部对国际仲裁的不认同似乎仍在继续,但欧盟以外的投资争端仍在持续出现,裁决也在继续做出。总体上来看,ISDS制度在2018年上半年的发展可谓跌宕起伏。Nikos Lavranos于2018年7月9日在Kluwer Arbitration Blog上发表的一篇题为 A Rollercoaster: The First Half of the Year 2018 for BITs and ISDS 的文章,对ISDS制度在2018年上半年的发展进行了总结回顾。

       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是仲裁程序中法院对仲裁进行监督的重要方式。但是,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是否应当包括实践中经常出现的确认不存在仲裁协议,无论是仲裁法还是司法解释均未做规定,实践中,各地法院的观点也不尽相同。持肯定观点的法院倾向于认为,判断是否存在仲裁协议是判断仲裁协议是否有效的前提,法院就此问题进行裁判,可以有效防止当事人在裁决作出后以没有仲裁裁决为由申请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裁决,节省司法资源。持否定观点的法院则认为,判断是否存在仲裁协议必然会涉及对案件实体的审理,而该问题应当由仲裁机构或仲裁机构授权的仲裁庭在审理过程中做出决定。

       紧急仲裁员制度填补了从仲裁程序开始以后到仲裁庭组成前无人发布临时措施的空白。这一制度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已被广泛接受,但在投资者-东道国争议解决(ISDS)领域的实践经验仍十分有限。虽然紧急仲裁员程序能够弥补投资争议案件中仲裁庭在处理紧急事项方面的不足,为投资者提供更全面的保护,但也面临着商事仲裁中所没有的阻碍。当被申请人是国家时,紧急仲裁员制度面临何种特殊挑战?Philippe Cavalieros 和 Janet (Hyun Jeong) Kim律师在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发表的一篇文章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有益探讨。

       本案中,案件所涉合同当事人之一为国有独资公司,但在仲裁期间直至法院作出本案裁定时,该公司仍出于吊销状态。国资委作为国有独资公司投资人,依据涉案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提起仲裁,仲裁委员会受理案件并作出裁决。撤裁申请人认为,国资委并非合同当事人,其与包括撤裁申请人在内的当事人之间没有仲裁协议,进而请求法院撤销仲裁裁决。

       本案中,夫妻双方共同作为买方与卖方签署房屋购买协议。买卖双方发生争议后,夫妻中一方作为申请人以卖方为被申请人提起仲裁,请求交付房屋以及支付违约金等。仲裁庭支持了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裁决作出后,仲裁被申请人以仲裁庭遗漏当事人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为由申请撤裁。

       本案中,涉案仲裁条款约定了一个曾经存在的仲裁机构“工商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当事人在裁决作出后以仲裁协议无效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法院认定,该仲裁机构与《仲裁法》实施后设立的仲裁委员会并非承继的关系,二者设立依据和规则均不同。进而认定约定的仲裁机构不存在,仲裁协议无效,并撤销了涉案仲裁裁决。

  共 40 页 395 条记录 [1[2] [3] [4] [5] [6] [7] [8] [9]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