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业务领域 > 商事仲裁
商事仲裁

       不论是在诉讼中还是在仲裁中,审查合同效力属于法院及仲裁庭的裁判权限内容之一。与此同时,仲裁中,仲裁庭的审理范围应当以当事人的仲裁请求为限。仲裁庭审理认为合同效力与当事人的仲裁请求不一致时,较为稳妥的做法应是进行释明,仲裁庭不宜超出当事人的仲裁请求就合同效力直接作出裁断。

       “干净的手”原则又称为“不干净的手”原则,原本是衡平法上的概念。近年来“干净的手”原则在投资仲裁领域中出现的频率增加,因此引起了国际法学者的关注。在投资仲裁中,曾有东道国利用该原则作为抗辩理由,认为投资者因违反东道国法律而缺乏提起仲裁的正当性。然而,学界对“干净的手”原则的法律地位与适用范围存在分歧。一些观点认为,“干净的手”原则的内涵与诚实信用原则重合,因此后者完全可以替代前者;也有观点认为,“干净的手”原则有独立存在的必要性,其向东道国提供了应对实施违法行为投资者的反击依据。尽管“干净的手”原则的内涵与外延尚不明确,然而其已日益成为投资仲裁领域中的新话题。

       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申请后仲裁机构是否可以受理涉及债务人的仲裁案件。如果受理,是否应当通知破产管理人参加仲裁程序?仲裁机构未知管理人参加仲裁活动,是否构成程序违法?

       国际公法学界很早就意识到有必要保护外国投资者不受东道国“随意行为”(arbitrary conduct)的侵害。 这种“随意行为”最初表现为国家(直接)没收外国投资者的财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律和商业交易变得愈加复杂,东道国的行为也更加难以被预测与识别。目前,东道国很少明目张胆地直接征收外国投资者的财产,而是会采取各种措施间接地对投资者投资权益、收益等进行实质性剥夺。因此,为了扩大对投资者的保护,在传统的“直接征收”(direct expropriation)概念范围之外,“间接征收”(indirect expropriation)这一概念应运而生。María Beatriz Burghetto和Pascale Accaoui Lorfing在Wolters Kluwer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对此进行了有趣的探讨。

       主协议的仲裁条款能否及于补充协议项下的争议,是仲裁实务中的常见问题。司法实践一般从补充协议与主协议在形式、内容方面是否可分进行判断。本案例进一步明确,这一问题应由仲裁庭实体审理决定。

       主协议的仲裁条款能否及于补充协议项下的争议,是仲裁实务中的常见问题。司法实践一般从补充协议与主协议在形式、内容方面是否可分进行判断。本案例进一步明确,这一问题应由仲裁庭实体审理决定。

      公平公正待遇标准(Fair and Equitable Treatment)是国际投资协定项下极为重要的标准。因其概念之宽泛,公平公正待遇已然成为当今最具争议的投资保护标准。几乎在所有的投资仲裁中都会涉及对这一标准的讨论,与此同时也催生出一系列具有深远影响的仲裁裁决。业界普遍认为,公平公正待遇对投资者东道国关系之间或有的一切不公平关系的争论持有极为包容的态度。从东道国角度看,投资仲裁实践中仲裁庭对这一标准灵活解释,会导致无所适从,或许可能给东道国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本案主要涉及三个问题:第一、调解书是否可以撤销;第二、调解书的内容是否可以超出当事人仲裁请求的范围;第三、当事人主张的撤裁事由不准确,法院是否应主动依据其提出的事实径行寻找匹配的撤裁事由。

       人权与环境问题等公共利益问题对人类发展愈来愈重要,然而投资仲裁领域缺少对应的系统应对机制。本期文章来源于威科商事仲裁博客,题名为“国际投资仲裁中的人权与环境问题争议”,能够为上述问题提供解决思路。为学习交流之目的,环中团队对本文进行编译,以飨读者,若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超裁”包括裁决的事项超出仲裁协议约定的范围、裁决内容超出当事人仲裁请求的范围。本案涉及的问题是,在裁决事项未超出仲裁协议范围的情况下,据以作出裁项的依据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的情形是否属于超裁。

  共 46 页 455 条记录 [1[2] [3] [4] [5] [6] [7] [8] [9]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