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 特许经营
特许经营

特许经营国际仲裁案——最大体现程序价值

发布日期:2012-02-01

        2007年10月19日,加拿大某公司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以北京某公司为被申请人根据双方于2006年5月26日签订的《分销协议》与《许可协议》中的仲裁条款为依据提出仲裁。两个协议中约定的仲裁语言为是英语,约定的实体法分别为加拿大某省法律和中国法律,仲裁规则为UNCITRAL规则,指派当局(appointing authority)为贸仲。
   

北京环中律师事务所王雪华律师接受北京某公司的委托作为被申请人的仲裁代理人参加仲裁。

(一)案件事实

1.2006年5月26日,双方签署了《分销协议》与《许可协议》。通过两份协议,加拿大某公司许可北京某公司使用其所拥有的商标,并授权北京公司在中国特定的地区通过开设店铺的方式销售其产品。

2、2007年10月,加拿大公司向北京公司发出了终止函,宣布终止上述两份协议。并随后提起仲裁,要求仲裁庭确认协议的终止,并要求赔偿损失。

3、北京公司提起反请求,称加拿大公司无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地终止两份协议,导致其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并要求加拿大律师赔偿其所遭受的全部损失。

(二)主要思路

        该案的仲裁协议非常特殊,涉诉的《分销协议》与《许可协议》的仲裁协议中约定的仲裁规则是UNCITRAL规则,仲裁地点是中国北京,指派当局(appointing authority)是贸仲。我们认为,这一仲裁协议系不被中国法律所认可的临时仲裁协议。在中国进行临时仲裁违反中国法律,即使临时仲裁庭作出裁决,该裁决也必然无法在中国被承认与执行。

        该案历时近三年,我们在答辩中的思路是,参与实体答辩的同时,最大限度地行使程序权利。这一策略也展现出了良好的效果!我们在参与仲裁进行实体答辩的同时,更向法院提起了请求确认仲裁协议无效的申请。然而,法院在受理我方的申请后,一年多都未能作出裁决,仲裁庭也因此一再推迟开庭时间。虽然最终仲裁庭坚持要开庭,但仍认为裁决只能在法院就仲裁协议效力裁定下达之后才能作出。

        考虑到自争议发生己经将近三年,然而仲裁庭作出裁决的时间仍然遥遥无期,并且如果法院裁定仲裁协议无效,双方在仲裁中所作的工作将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双方最终选择和解解决纠纷,加拿大公司愿意就终止事宜赔偿北京公司。

(三)仲裁过程简述

2007年10月,加拿大某公司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下称“UNCITRAL规则”),向北京某公司发送了仲裁申请书,并抄送至贸仲。

2008年初,加拿大某公司第二次发送了仲裁申请书。

2008年5月,贸仲下发了受理通知书,并要求加拿大某公司按照UNCITRAL规则向北京某公司司发送《仲裁通知》(Notice of Arbitration)。

2008年6月,加拿大某公司正式发送《仲裁通知》。

2008年8月,仲裁庭组成。三位仲裁员国籍分别为:加拿大,中国,新加坡(首席)。

2008年11月,加拿大某公司向仲裁庭提交了“分开裁决”的申请,要求对本案进行分开裁决,第一阶段先裁责任,第二阶段再裁损失。

2008年12月,北京某公司提交了答辩书以及反请求书。

2009年1月,仲裁庭同意了“分开裁决”的动议。

2009年2月,北京某公司向仲裁庭申请确认仲裁的合法性,并请求立即终止该仲裁。同日,也提交了答辩书及反请书的修改件。

        然而,在北京某公司请求仲裁庭确认仲裁合法性后,仲裁庭竟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未作任何回复。在此期间,双方提交了大量的证据,文件披露请求,证人证言等文件,并就仲裁合法性问题,以及仲裁协议的效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书面辩论。

        2009年4月,考虑到仲裁庭长时间未回复我方的文件,并且仲裁庭尚未组织开庭,我方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二中院”)提出了确认仲裁协议无效的申请。二中院随即受理并通知了贸仲。仲裁庭随即决定推迟原定的开庭计划。

        2009年9月,二中院组织了开庭,双方均在庭上陈述了自己的观点。我方指出,本案项下《分销协议》与《许可协议》的仲裁协议均约定在中国进行临时仲裁,是无效的。庭审后,法院迟迟未作裁定。

        2009年11月底,由于法院迟迟未就仲裁协议效力的问题作出任何裁定,仲裁庭又一次决定将开庭时间延迟,但同时要求双方提交了一系列文件,包括回复性证人证言,大事记,法律法规,评论意见等等。

        2010年4月底,经仲裁庭及双方多次询问,法院仍然未对仲裁协议效力作出任何裁决。仲裁庭认为,虽然法院仍未作出裁决,但在裁决作出之前开庭的风险是不大的。因此,其决定维持原定的开庭时间不变。

        由于仲裁庭决定于开庭审理本案,我们开始积极进行准备。与此同时,我们也没有放弃与加拿大某公司的和解。我们积极地与其代理律师进行沟通。经过多次协调,双方最终在2010年6月中旬确认了双方满意的统一的赔偿方案,即加拿大某公司赔偿北京某公司店铺建设及办公室建设的全部费用,再加上一部分诚意金。

        达成一致意见后,双方立即签署了《和解协议》。根据该《和解协议》,双方随即应当向贸仲提请撤回仲裁请求及反请求。我方也向二中院申请撤诉。

        《和解协议》签署后,双方都按照协议的约定完全履行了各自的义务。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下发了准许我方撤诉的《民事裁定书》,终止了法院对题述仲裁项下的仲裁协议效力的审理。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简称“贸仲”)秘书局也转发了仲裁庭首席仲裁员签发的《终止指令》。这标志着两个仲裁案件因双方的和解而终止!在这个案件中,程序的作用被发挥到最大,最终该仲裁案件终于圆满结束!